365bet官网是哪个
  资讯报道
  协会动态
  行业新闻
  家服办动态
  会员动态
  公告栏
  协会影集
  在线视频
  行业新闻
 
 
探索构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
2019年4月16日 阅读20次

    截至2017年底,湖南省常住人口6860.15万人。其中,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245.87万人,占全省常住人口总数的18.16%,较上年度上升0.55个百分点,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0.86个百分点。全省有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832.86万人,占全省常住人口总数的12.14%,较上年度上升0.39个百分点。全省有80岁以上高龄老人158.25万人,90岁以上高龄老人13.58万人,百岁老人2383人。

    老年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有长沙市、衡阳市、邵阳市、岳阳市、常德市,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市有常德市、张家界市、益阳市、怀化市、湘潭市。当前,居家养老仍是最主要的养老模式。湖南省目前的居家养老服务市场存在小、散、乱的特点,服务主体很分散,规模很小,质量也参差不齐,难以满足今后以至未来的社会需要。因此,建设一个覆盖广泛、服务优良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,是发展健康养老事业必须完成的重大任务。

    大力培育标准化、规范化、规模化的服务主体
    标准化、规范化、规模化是居家养老服务的三大生命线,没有标准化、规范化,既难以保障服务质量,也难以扩大服务规模。而规模化又是决定居家养老服务生存能力的红线,因为居家养老服务大多收费低廉,所以规模化水平越低,服务主体的生存能力就越差。因此,居家养老服务市场需要一批标准化、规范化、规模化的服务主体,才能形成覆盖广泛、服务优良的居家服务网络。

    而目前居家养老服务市场的主体普遍呈现小、散、乱的状态,像湖南万众和社区服务管理有限公司那样有规模、规范化的服务主体非常缺乏,所以需要政府主管部门进行大力培育。要通过市场和财政等多种手段,培育一批规模大、管理规范、服务标准的服务主体。政府可采取如下措施:一是为企业穿针引线,推动社区和养老服务主体形成合作关系;二是通过创业引导基金等孵化手段,支持居家养老服务企业的成长和发展。

    加强社区医疗能力建设,提升社区医疗服务水平

    要做好居家养老服务,没有社区医疗服务的保驾护航是不行的,老人们既易发病,也易发急危病,因此提供最短时间、最小距离的初次诊治救护必不可少。但是,在目前的三级医疗体系中,虽然社区医疗被赋予基础性地位,但实践中却处于边缘化地位。从全省目前情况看,医疗资源过多集中于大中城市和高等级医疗机构,社区的医疗资源非常薄弱,既缺乏好的设备,也缺乏好的医护人员。居民对社区医疗的信任度普遍较低,一旦健康出现问题,不管大病小病,往往直接去大中型医院,社区医院往往被排除在选择范围。而大中型医疗机构就医难的问题至今仍然没有解决,这对居家养老的服务对象而言非常不利。老年人因为抵抗力差、易发急病等因素,就医的时间、距离越短,对老年人的生命健康越有保障。
    社区疗的服务能力和水平离实现居家养老的需求是有较大距离的。这样的医疗格局,与一些发达国家的差距非常大,如美国、英国、德国等基础医疗水平较高的国家,大部分诊疗活动是在社区完成的,只有少部分需要到大中型医疗机构。在这些国家,大部分的医疗资源如医疗设施、医护人员大多数在社区,而非大中型医疗机构。

    要提升社区的医疗水平,可采取两方面措施:一是加强对社区医疗机构的规划和投入,完善基础设施和硬件水平。社区医院普遍缺乏完善的基础医疗条件,如场地不足、设备陈旧或缺乏等等,政府应该向社区医疗体系适当投入,完善基础设施条件;二是通过向社区医护人员提供财政补助,加强他们的收入保障。大多数医护人员不愿在社区工作,是因为社区收入水平、发展空间比不上大中型医疗机构。要改变这种现状,可以通过给予社区医护人员一定财政补助的方式,保障他们的收入水平,让他们安心在社区工作。

    加大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的力度

    居家养老服务不但为政府节省了大量机构建设的投资,也大大促进了社会的和谐稳定,因此,政府部门有理由有责任扶持居家养老服务。政府部门可采取以下两个扶持措施,一是向居家养老服务人员提供财政补助。浙江宁波的海曙区、辽宁大连的沙河口区以及青岛、上海等地的一些政府部门,把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列入财政拨款购买公益岗位的预算之中,从制度上保障了居家养老的队伍建设和服务人才的收入。二是政府直接出资向服务主体集中购买服务。这种扶持方式虽然简单,但需要政府对服务主体实现良好的监管,避免政府采购资金被非法使用或占用。

    发挥政府在社会建设中的主导作用

    从发展趋势看,居家养老服务应该越来越社会化。这里所说的社会化,指的是服务主体的市场化,政府发挥的主要作用是指导、扶持和监管。但在目前阶段,由于养老服务业的双重属性和市场发育的不完善,在市场力量难以参与或者不愿参与的地方,政府仍需要发挥主导作用。比如,上海、安徽合肥和江苏泰州等地,普遍由政府主导建立了社区助老服务社、老年服务站、居家养老服务站等形式,形成了有力的基础保障条件。随着市场主体的壮大和市场发育的完善,到一定阶段,政府部门可以退往幕后,将服务的实施让位给市场主体。
    本文来源:中国社会报
    文字编辑:许婕  责任编辑:许婕